滚滚

辣鸡沙雕文手,请不要对我抱有太大期望

纸片人老婆居然真的成了我老婆(二)

  我连忙跪下,头也不敢抬。当初就曾经yy脑补过吉尔伽美什如果来我家会怎样,没想过会那么可怕!

  吉尔伽美什刚想抬手打我,然后又看了一丝不挂的自己……“蠢货!还不快点给本王找一件衣服!”

  我从地上爬起来,屁滚尿流地跑到卧室,看也不看就拿了一件衣服,跑回浴室,双手递给英雄王。

  “唔,这次就不计较你对本王的无礼。”吉尔伽美什接过衣服,丝毫不顾我还在这里就穿了起来(陛下你刚刚不还是果体吗)

  我这才敢抬起头,刚要抬头,就看见吉尔伽美什纤细的腰身,以及他锻炼良好的胸肌……

  非礼勿视!我立刻转过头去,捂住自己的眼睛。

  杂种,可以把头转过来了。”我转过头去,才发现我递给吉尔伽美什的是一件印有火影标志的死宅短袖,这件短袖我186的个子穿得都大,何况吉尔伽美什,短袖的领口开得很大,视线邪恶一点就可以看到他的肩膀和锁骨。

  僵持了很久,最后还是我先开口:“那个,老婆……呃不对,陛下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到。吉尔伽美什望了望四周,半响才缓缓道:出去再说。”

  ————

@通过与王的对话,我的理解为:败给卫宫士郎后,本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掉的王,在弥留之际看到一丝蓝光,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来到我家,一睁眼就看见一脸懵逼的我。

  吉尔伽美什四处打量着我的房子,初音的被子,蕾姆的抱枕,saber的海报,狂三的手办,到处杂乱无比。吉尔伽美什一脸嫌弃。

  “这是人住的地方吗?”

  “抱歉!我这就收拾。”

  我赶紧爬到床上,急急忙忙的简单收拾了一下。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床被褥铺好。刚起身擦了一把汗,就看见吉尔伽美什直接坐到了我的床上。

  “本王困了,有什么事你明天再说吧。”说完翻身就睡着了。

  我在心里捏了一把汗,最后还是蹑手蹑脚地躺到被子里。

  



  这一个晚上我都没睡好。

  

纸片人老婆居然真的成了我老婆?(一)

  脑洞梗

  中长篇吧

  男主私设

  严重ooc预警



  我叫藤田辉,一个普通的日本上班族兼死宅,快30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当然,我的父母看到我成功地变成了一个死宅就立刻跟我断绝了关系。我知道自己就要这样过一辈子了,虽然挺窝囊,但是……不也挺好的吗?

  今天下班回到家后,我如往常一样倒在印有初音未来的被子上,然后抱着蕾姆的抱枕拿起手机就开始打fgo,突然,窗外出现了一些风声,天空上的蓝光越发清晰,紧接着就有几道流星从空中划过,我突然想起来早上的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流星,而我因为要上班的原因更本没看。然后,我快步走到阳台,脑子一热,居然双手合十开始许愿(要是成真了呢)。

  “流星啊,给我一个老婆吧……就比如说,像吉尔伽美什那样的?”许完愿后,我突然觉得自己好蠢,这种愿望怎么可能实现,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老婆……

  我一边自嘲着,一边准备回房间。

  ————

  放下手机,我看了看时间,已经2点多了,想着先洗洗睡了。刚进到浴室,刚准备脱衣服。忽然,浴室的正中央出现一道蓝光,跟之前有流星时的一模一样!

我被吓住了,想跑,可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,一动不动。蓝光越来亮,我用手臂捂住了眼睛。

  蓝光散去,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来,只见浴室中间出现了一个身影,一个令我无比熟悉的身影!

  ————

  吉尔伽美什全身赤裸着,躺在浴缸里,好像睡着了一样,我走上前去,屏住呼吸,知道那双漂亮的赤瞳猛然睁开。

  “这是哪……杂种你是谁?居然敢这样直视本王!”

  我愣在原处,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许的愿成真了。



TBC.

  

热衷于当王的痴汉

 严重ooc预警

 对王无比痴汉的产物

 最后一次ooc预警


 藤丸立香表面上看上去文质彬彬、温文尔雅,在迦勒底的人气不是一般高,当然,这是以前。现在的藤丸虽然人气没减少,但是却被众人自动挂上了一个“痴汉”的牌子,这是怎么回事呢?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到半个月前。

  半个月前——

  “前辈!快看是彩光!这回一定是五星从者!前辈?”玛修望向一旁的藤丸立香,只见他的手上死死拽着几张呼符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落下。前方召唤池里标注着全新的五星从者,召唤池里的人缓缓走出来,十分不屑地看着藤丸立香。藤丸立香伸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。

  ————

  吉尔伽美什十分懊悔为什么当初要回应藤丸立香的召唤,现在倒好,不但没得到一个称职的御主,反而添了一个痴汉……

  不过别说,吉尔伽美什的颜值确实很高,金发如细沙般柔和,一双赤红的蛇瞳魅惑无比,高挺的鼻梁,白暂的肌肤。这估计也就是能让藤丸立香变化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。

  但是主要问题还是要解决的。

  “王?你找我?”藤丸立香敲了一下吉尔伽美什房间的门,然后不等人回答就推门而入。尽管说着很正经的话,但是就连藤丸立香本人也知道自己脸上笑得跟个二楞子似的。

  吉尔伽美什此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白衬衫,甚至连长裤都没穿,露出一双修长的双腿。他好像就知道藤丸立香来的时间一样,双手环抱在胸前,做在床上。

  “跪下。”吉尔伽美什命令到,而此时的藤丸立香关上门后身体就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。

  “本王跟你说了多少次了,不要在本王休息的时候偷窥本王,也不要在本王战斗时露出一脸的痴汉笑……喂,杂种你有没有在听本王说活。”

  藤丸立香自然一点也没听进去,因为此时的他一直在盯着吉尔伽美什白净的大腿,一边看还一边在心里发出痴汉台词:“啊王的腿怎么这么好看,怎么那么白那么细……”

  吉尔伽美什好似知道了什么,突然间红了脸,做出要踹藤丸立香一脚的动作。

  “杂种你在看哪里!信不信本王踹死你!”

  “王啊,请不带一点怜惜地踹死我吧!”

  吉尔伽美什气得满脸通红,然后居然真的踹了藤丸立香一脚。

  藤丸立香躲了过去,然后一把抓住吉尔伽美什的脚,在他脚背上吻了一下……

  “你……”吉尔伽美什的脸更红了。此事不可收拾



END

  

???这两家店的老板一定有故事

微光

巨短

严重ooc

虐向(大概?)


 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照射进来,艾米丽走到窗户旁,将窗帘拉上。

  “艾米丽医生。”躺在病床上的特雷西微笑着,看着艾米丽,甜美的微笑任然盖不住苍白的脸色。

  “你说,会不会马上就要去见父亲了?”特雷西艰难地支起身子,拉住艾米丽的手问到。

  “不会的,你一定能健健康康地活下来,一定能马上出院的。”艾米丽俯下身子,安慰着特雷西。

  而特雷西只是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眼神里的意思不明。

————

  走出病房,艾米丽心情极其复杂,她知道,特雷西已是癌症晚期,根本就不可能救回来。但是艾米丽还是努力地去挽救,去挽救特雷西的生命,去挽救特雷西的那一点“微光”。就连艾米丽也不知道为什么,或许,是因为自己的爱人跟特雷西是一种病情吧。

  回想起来,那几乎是艾米丽一生中最为黑暗的一段时光。她的爱人,在黑暗中的呢喃、笑容……

  几天后,特雷西的身子实在坚持不住了,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离开了人世。

  艾米丽并没有悲伤,反而为特雷西感到高兴,因为她再也不用接受病魔的折磨了,她可以在上帝面前尽情祈祷了。

  穿过玄关,艾米丽回到了特雷西的病房,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,照片上有两个人,一个是艾米丽自己,另一个是一个戴着草帽的女孩,她灿烂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。艾米丽抚摸着照片,喃喃地说着:“艾玛……”

  也是一个美好的春天,艾米丽的爱人,艾玛·伍兹,因癌症而永远离开了人世。

  从窗户透进来的微光在此时显得格外明亮。